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 免费论文 > >>查看论文

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评价研究

logo设计

分享到: 本站编辑:admin 日期: 2015-03-27 09:23 点击:

 

摘 要:文章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370客机失联未果至今的情况下,针对目前人们对飞机遭劫持的种种猜想,对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进行了研究,旨在通过科学地评价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以有助于提高各航空公司在客机飞行中突发的劫持事件的应对能力,为旅客和民航运行的安全提供更好的保障。文章使用“冰山“胜任力模型,将航空公司机组应对劫机处置的能力分为外显能力和内隐能力,参照其他行业人员关于应急处置能力的评价指标,将外显能力按应急处置事件的阶段分为快速反应阶段能力和应急处置阶段能力,并在归纳了民航法律法规对航空公司应急处置程序和空保人员要求的基础上,建立了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的评价指标体系,并使用层次分析法确定了处置能力的关键作用指标,然后用模糊综合评价法对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进行了评价。研究结果为针对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建立了在4级层次结构基础上的21项评价指标,其中,外显能力中的快速反应时间、业务熟练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相机对峙能力和内隐能力中的沟通能力、抗压能力是评价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的起关键作用的指标。以天津航空为案例,应用本模型对其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进行了评价,评价结果为其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为良好,与事实相符,表明此评价模型有效可行。 
  关键词:劫机应急处置;机组人员;能力评价;层次分析法;模糊综合评价法 
  引言 
  从上世纪90年代,全世界航空劫机事件频繁发生,劫机永远是威胁民航安全的一个巨大的阴影。2013年民航局颁布了一项最新的关于民航安保的规章CCAR-343部《公共航空运输企业航空安全保卫规则》,随着中国近期反恐形势的逐渐严峻,做好应对劫机突发情况的准备势在必行,有效地进行反劫持的准备、以及有针对性地提高飞行机组人员的应对劫机的反应能力处置能力的前提是飞行机组成员的应对劫机处置能力科学地评价飞行机组的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就显得十分必要。目前对于劫机处置能力的研究多是集中于对民航劫机事件的处置程序、紧急突发民航公共事件的处置机制以及对于民航反恐的法律法规体系建设方面的研究,这些研究大部分都是从宏观的角度对民航的反恐应对方法和相应的应急救援措施进行描述,没有具体体现在紧急情况发生下,机组成员应该具有的应对能力和心理素质,但详细针对劫机发生情况下的人员能力要求及其评价的研究少之又少。文章对航空公司的飞行机组人员的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进行研究,旨在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评价机制来对各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的应对劫机事件的应急处置能力进行有效地评价,以便让各航空公司针对评价结果对薄弱环节进行培训提高,逐步提升我国民航飞行机组人员的应对劫机的紧急处置能力以更好地应对突发情况下的劫机事件。 
  1 国内外研究现状 
  范 根据冰山模型建立了航空公司安保人员的能力素质模型[1]。商鹏论述了民航领域恐怖犯罪的侦防措施与对策[2]。徐珂等主要研究了劫机事件的处置和劫机发生下飞行员、空中乘务员以及航空保安应有的基本训练内容[3]。刘芳对空中乘务员在关键时刻的心理素质培养进行了研究[14]。王东生以山东航空公司为对象研究了非法干扰处置预案,其中详细论述了在飞行中机舱内发生劫机事件的处置预案[6]。陈伟等用应急管理理论的三阶段模型研究了交通抢险队的应急能力,客观准确地反映和评价了交通抢险队在紧急情况下的应急能力[4-5]。郑正福等分析了在港口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情况下的卫生检疫人员的应急反应能力,将紧急情况下的身体应对素质和不同应急阶段下需要的特定业务知识作为衡量应急能力的重要指标[7]。贾国飚认为在突发事件发生的不同时期采取不同的策略,可以更好地找到解决事件的途径,此种能力也体现在应急处置能力上[8]。史班瑟等提出的“冰山“模型将胜任能力分为外显和内隐两种[9]。Judi Brownell、Signe M. Spencer、Albrecht和Sack都认为个体的性格、特质等内在能力应是能力评价的主要指标[10-12]。宋宜平等即是把对装备保障人员的保障能力分为了:基本素质、知识结构和作业技能,很好地评价了装备人员的保障能力,证明了“冰山“模型胜任能力对外显能力分为知识和技能的构造的有效性[13]。 
  2 模糊综合评价模型的建立 
  2.1 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指标体系地建立 
  范 根据冰山模型建立了航空公司安保人员的能力素质模型,其将航空公司安保人员的能力素质分为个性特征、通用能力、关键能力、专业能力和必备能力。刘芳对空中乘务员的心理素质培养进行了研究,文章把沉着、冷静、理智、理性的心理素质和顽强、坚定、积极主动的意志品质作为评价空中乘务员应对紧急关键时刻的最主要的指标。徐珂等在研究劫机事件的处置和民航安保时指出,各航空公司要针对自身情况对飞行员、空中乘务员以及航空保安定期进行基本反劫机常识、技能以及装备使用的培训,以提高他们在劫机案件发生过程中的心理素质、应急处理能力和快速决断能力[3]。而机组成员在应对劫机这样重大紧急的事件时,更需要有良好的应对能力和心里素质,尤其是:信息获取能力、任务转换能力、快速应变能力、快速反应的时间,还需要专业操作能力、技术支持能力、业务熟练能力、临场应变能力。陈伟等研究了交通抢险队的应急能力,研究用应急管理理论的三阶段模型作为指标建立的参考,具体按照交通抢险行动的应急准备、应急响应和应急恢复三个间断构建了应急能力评价指标体系,客观准确地反映和评价了交通抢险队在紧急情况下的应急能力[4-5]。郑正福等分析了在港口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情况下的卫生检疫人员的应急反应能力,将紧急情况下的身体应对素质和不同应急阶段下需要的特定业务知识作为衡量应急能力的重要指标[7]。贾国飚将人员应急能力分为:预警能力、处置能力、善后能力。其通过对突发事件中新闻媒体的应急能力的研究指出,在突发事件发生的不同时期采取不同的策略,可以更好地找到解决事件的途径,此种能力也体现在应急处置能力上[8]。民航客机在遭遇劫机地情况下,也是一种特定的突发紧急事件,相应地也会有不同的应急阶段,以及针对应急处置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对机组人员的能力的要求。所以在评价机组应对劫机时的处置能力时将其分为快速反应能力和实际操作的应急处置能力,并且在整个处置过程中需要良好的团队精神和与劫机犯的相持对峙,因此还需要团队合作能力、相机对峙能力和良好的身体素质。史班瑟等提出的“冰山“模型将胜任能力分为外显和内隐两种,外显胜任力包括知识、技能,这种能力通过观察容易开发和培养,属于可见的能力范畴。其中,知识是指个体在某一领域中的以专业知识为核心的知识面;技能则是指完成任务所需要的技术及能力。内隐胜任力包括动机和特质等,这些才能是位于人格冰山底层、隐性的,需要持续的引导、塑造,加以改善、增强,它们是个人胜任能力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能力[9]。Judi Brow

 nell、Signe M. Spencer、Albrecht和Sack都认为个体的性格、特质等内在能力应是能力评价的主要指标。个性特征是指那些能够主导人们去做事情的天生的驱动力,具有持续稳定性质,并能通过回馈机制使人自身不断寻求改善的能力和特质[10-12]。宋宜平等即是把对装备保障人员的保障能力分为了:基本素质、知识结构和作业技能,很好地评价了装备人员的保障能力,证明了“冰山“模型胜任能力对外显能力分为知识和技能的构造的有效性[13]。就机组人员来讲,主动积极和自我激励等这些特质,可以称之为个性特征。由此在对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进行评价时也要区分外显能力和内隐能力。之前的快速反应能力和应急处置能力就是外显能力,而在紧急时刻机组成员的内在心理素质就是内隐能力。机组成员在劫机时刻的内隐能力,也属于Judi Brownell、Signe M. Spencer、Albrecht和Sack的研究分为,因此也可以把机组人员的内隐能力分为个体性格和个体特质。范 在论述航空公司安保人员的能力素质模型时就将个性特征和通用能力细分为了坚韧、奉献、专注,安全意识、全局意识和危机意识。刘芳在研究航空公司乘务员在紧急时刻的心理素质时也提出,乘务员应有良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心理抗压能力和心理耐力,这些都能很好地评价机组人员的紧急劫机应对能力,但都还不是很全面,应该在包括良好的沟通能力,以用来为保护乘客的安全和劫机犯进行谈判交谈;以及很好的适应能力和稳定能力,为了在劫机发生时或劫机犯有暴力举动时不会慌张;并且机组人员还要有敏锐的洞察能力和强大的辨别能力和分析能力,以便在关键时刻找到突破并制服劫机犯的突破点,变被动为主动,来拯救被劫飞机。所以,对于航空公司机组人员的内隐能力中的个体性格分为:保护意识、心理素质和沟通能力;个体特质分为:抗压能力、适应能力、稳定能力、洞察能力、辨别能力和分析能力。这些可以全面反映机组人员的紧急情况下的内在应对能力。此外,本指标还结合了飞行机组的业务工作内容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安全保卫规则》、《公共航空运输企业航空安全保卫规则》和《公共航空旅客运输飞行中安全保卫规则》中对公共航空运输企业机组人员的安保职责要求,建立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的指标体系如表1所示: 
  表1 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指标体系 
  2.2确定模糊综合评判因素集 
  根据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工作的特点,将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分为2个一级指标,4个二级指标,21个三级指标。因此,本模型将模糊综合评判因素集分为3个层次: 
  主因素层指标集u={u1,u2,...,um},文章模型设u={u1,u2} 
  子因素层指标集u1={ui1,ui2,...,uih},文章模型设u1={u11,u12},u2={u21,u22} 
  次因素层指标集uij={uij1,uij2,...,uijh},文章模型设u11={u111,u112,u113,u114},u12={u121,u122,u123,u124,u125,u126,u127,u128},u21={u121,u122,u123},u22={u221,u222,u223,u224,u225,u226} 
  2.3 建立模糊评判的评价集 
  评价集是刻画每一因素所处的状态的n种评价等级。 
  V={v1,v2,...,vn},本模型中设V={v1,v2,v3,v4,v5}={优,良,中,差,很差}。 
  2.4 确定模糊评价矩阵 
  首先对评判因素集中的单因素u,ui,uij进行单因素评判,以主因素层指标为例,从因素u着眼该事物对评判集的隶属度rij,这样就得出子因素中第i各因素的单因素评判集ri=(ri1,ri2,…,rin),这样几个单因素的评价集就构造出一个总的评价矩阵R。 
  2.5 确定指标权重集 
  评价因素集中的各个因素在“评价目标“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同的,因此需要单独从上述各个因素出发,分别得到单因素权重评判集为主因素,子因素,次因素层的指标的权重分别为: 
  A={a1,a2,...,am},Ai={ai1,ai2,...,aik},Aij={aij1,aij2,...,aijs}。 
  确定权重的常用方法为德尔菲法,德尔菲法虽然简单,但是依靠人的主观性偏大,由于文章需要在确定权重之后,继续利用权重进行后续计算,所以文章采用层次分析法,层次分析法(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简称AHP)是20世纪70年代中期由美国匹兹堡大学的T.L.Saaty教授提出的,它的基本思想是把一个复杂的问题分解为各个组成因素,在将这些因素按其内部的逻辑支配关系分组后,形成一个次序结构分明的递阶层次结构,层次分析法以两两比较的方式确定层次中诸因素的相对重要性,这样可以较好地减少直接给出权重的主观性的方法所带来的偏差,并大大降低评价中的不确定性。 
  2.5.1 建立递阶层次结构 
  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的层次结构模型分为4个层次21项指标,如表1所示。 
  2.5.2 构造两两比较判断矩阵 
  用“1~9标度法“对同一层次上的不同指标进行两两比较,其比较的判别依据是两个指标对于上一层次对它们有支配关系的指标的重要程度如何,由此得到量化的下一层次对上一层次的判断矩阵,且判断矩阵中的元素具有下述性质,aij>0;aij=■;aij=1。“1~9标度法“如表2所示。 
  表2 1~9标度法 
  得到的两两比较判断矩阵如表3~9所示: 
  表3 两两比较判断矩阵(A-B) 表4 两两比较判断矩阵(B1-C) 
  表5 两两比较判断矩阵(B2-C) 表6 两两比较判断矩阵(C1-D)

 表7 两两比较判断矩阵(C2-D) 表8 两两比较判断矩阵(C3-D) 
  表9 两两比较判断矩阵(C4-D) 
  2.5.3 单层次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检验 
  (1)计算一致性指标C.I.,C.I.为判断矩阵偏离一致性的指标,C.I.值越小,表明判断矩阵偏离完全一致性越小。 
  C.I.=■,其中,?姿max为每个判断矩阵的最大特征根,n为判断矩阵的阶数。 
  (2)计算平均随机一致性指标R.I.。R.I.是多次重复进行随机判断矩阵特征值的计算后取算数平均数得到的,1~15阶矩阵重复计算1000次的平均随机一致性指标值,如表10所示。 
  表10 平均随机一致性指标R.I. 
  (3)计算一致性比例C.R.,当C.R.<0.1时,一般认为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是可以接受的,否则应修改矩阵使之符合一致性要求。 
  C.R.=■ 
  经计算所有层次上的7个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检验结果,如表11所示。 
  表11 7个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检验结果 
  所有判断矩阵的C.R.均小于0.1,符合一致性检验的要求。 
  2.5.4 层次单排序和层次总排序 
  层次单排序:经计算得到各层次上的每个指标针对上一层次对应的指标的权重的排序如下: 
  层次总排序:第四层相对于第一层的权重通过第二层相对于第一层,第三层相对于第二层和第四层相对于第三层的权重组合而得到,层次总排序结果如表12所示。 
  表12 层次总排序 
  计算结果表明,在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中快速反应时间、业务熟练能力、团队合作能力、临场应变能力、相机对峙能力,沟通能力和抗压能力是评价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的起关键作用的指标。 
  2.5.5 层析总排序计算结果的一致性 
  计算层次总排序的一致性方法如下: 
  C.I.=■aiC.I.,其中C.I.为上一层对下一层中的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指标,ai为上一层自身的权重。 
  R.I.=■aiR.I.i,其中R.I.i为上一层对下一层中的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指标,ai为上一层自身的权重。 
  总的一致性指标为C.R.=■,当C.R.<0.1,认为层次总排序的结果具有满意的一致性。 
  经计算层次总排序的C.R.=0.024说明层次总排序具有很好的一致性。 
  2.6 建立评判模型,进行综合评判 
  模型采用指标权重集与模糊评价矩阵相乘的合成运算方式进行逐级模糊运算,先从次因素层进行模糊运算,再逐级到主因素层的模糊运算,最后得出主因素层的模糊综合评判结果B。 
  3 模型的实际应用案例 
  以天津航空公司为案例研究对象,请民航领域的20名专家对天津航空的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的各评判单因素进行评价,评价结果见表13。 
  表13 各个单因素评价统计表 
  进行逐级计算后得主因素层指标的评判矩阵为 
  由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评价模型中已得出的主因素层评价指标的权重集A=(0.5,0.5)可得到天津航空的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的综合评价向量 
  B=A?莓R=(0.196,0.515,0.166,0.0814,0.0416) 
  结果显示天津航空的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水平优、良、中、差、很差的比例分别是19.6%,51.5%,16.6%,8.14%,4.16%。根据最大隶属度原则,该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水平为良。这也与天津航空在2006年6.29事件中很好地处置劫机事件的事实吻合。 
  4 结束语 
  (1)文章应用“冰山”胜任力模型将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分为外显能力和内隐能力,并在综述了有关应急处置能力的相关文献下,将外显能力分为快速反应能力和应急处置能力,将内隐能力分为个性特征和个体特质,在4级层次结构的基础上建立21项评价指标对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进行评价,其中外显能力中的快速反应时间、业务熟练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相机对峙能力和内隐能力中的沟通能力、抗压能力是评价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的起关键作用的指标。 
  (2)文章使用模糊综合评价法对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处置能力指标进行了综合评价,其得出天津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为良好,与事实相符,验证了本评价指标和评价模型的有效性和准确性。为我国民航业评价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应对劫机的处置能力提供了参考和借鉴。 
  参考文献 
  [1]范 .DF航空公司空保人员能力素质模型构建与应用[D].南昌大学,2013. 
  [2]商鹏.论民航领域恐怖犯罪的侦防对策[D].西南政法大学,2006. 
  [3]徐轲.劫机事件处置及民航安保新探[J].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学报,2011,22(6):18-21. 
  [4]陈伟.基于突变理论的交通抢险队应急能力评价方法研究[J].科技信息,2011,17:497-498. 
  [5]曹毅.地震救援队应急救援能力综合评价及应用[D].国防科技大学,2008. 
  [6]王东生.山东航空公司非法干扰处置预案研究[D].北京交通大学,2011. 
  [7]郑正福,郑则斌,吴金枝.卫生检疫人员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反应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口岸卫生控制,2013,18(5):14-18. 
  [8]贾国飚.突发事件中新闻媒体应急能力评价模型研究[J].新闻与写作,2010,7:30-33.
  [9]莱尔.史班瑟.魏金梅译.才能评鉴法[M].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2003. 
  [10]Brownell J. Meeting the competency needs of global leaders: a Partnership a pproach [J].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2006,45(3):309-336. 
  [11]Spencer S.M. , Rajah T. , Mohan S. , et al. The Indian CEO Competency Model: Keys to Outstanding Indian Corporate Leadership in Our Time [J]. The Journal of Business Perspective,2008(3):201-203. 
  [12]Albrecht,W.S. ,Sack,R.J. Accounting Education: Charting the Course through a Perilous Future [EB/OL].http://aaahq.org/pubs/AESvl6/toc.htm,2002. 
  [13]宋宜平,董健,董振旗.基于灰色熵权法的装备保障人员能力评估模型研究[J].价值工程,2013,31:110-113. 
  [14]刘芳.空中乘务员心理素质培养研究[D].山西农业大学,2013. 


  

本文出自:http://www.starlunwen.net/Papers/183952.html

本文TAGS:

上一篇孕妇牙科焦虑症对新生儿健康状况的影响 下一篇元坝地区须家河组致密砂岩的孔隙演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