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 论文写作 > 金融论文写作 > >>查看论文

我国军民融合基金发展现状浅析

分享到: 本站编辑:admin 日期: 2018-01-25 10:00 点击:

  

  摘要: 自习近平提出把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大力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2017年1月,党中央直属议事协调机构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成立,标志着2017年成为了军民融合发展的元年,一方面带动民口国企和民营企业发展的同时,也促进了军民融合基金的诞生。本文结合军民融合发展现状,总结了目前我国军民融合基金的五大类型,以及目前存在的问题并给出了相关建议。 

  Abstract: Since Xi Jinping proposed the integration of military and civilians into a national strategy, the Central Party Committee, the State Council and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have made vigorous efforts to promote the in-depth development of military and civilians integration. In January 2017, the Central Military Integration Commission, which is the coordination mechanism directly under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was established, marking the 2017 became the first year of the military and civilian integration development. On the one hand, it promoted the development of civilian-owned enterprises and private-owned enterprises and also promoted the birth of the military and civilian integration fund. Based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military and civilian integration, this article summarizes the five major types of China's military and civilian integration fund, as well as gives some suggestions for the existing problems.
關键词: 军民融合;股权投资基金;PE
Key words: military and civilian integration;equity investment fund;PE
中图分类号:F121.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18)05-0041-02
0 引言
201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习近平任主任;6月20日,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习主席强调构建军民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9月22日,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习总书记指出推动军民融合是一个系统工程,既要拥有全局视角,加强顶层设计,又要坚持重点突破,深度发展军民融合。习总书记亲自挂帅军民融合最高统辖机构主任,近三年高频次的讲话和高密度的会议也暗示了军民融合发展正加速前进,投资机会也日渐凸显。
1 军民融合发展现状
军民融合的内涵就是军工制造与民品制造的融合,同企业家精神有三个层次一样,军民融合发展也有三个层次:第一,技术融合。军用技术转民用不仅可以以军带民,而且优势民企,凭借对市场灵敏嗅觉,可以促进传统军工企业的灵活转型,更能以民促军,第二,资本融合。政府资金引导,军工央企、专业投资机构、上市公司等多方参与增加了筹资渠道,实现产融结合。第三,智慧融合。包括概念、设计、创意等,这也是最高层次的融合。我国军民融合主要有两条发展主线:
1.1 军转民
指将非核心的军事技术转移到民间,促进民企的技术创新。我国军转民有三个方向:①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②军工科研院所改制;③国防工业技术军转民用。这体现了两层含义:①军工企业生产经营模式的多元化转变;②军工企业剩余生产力的转移。
在技术领域,通过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事业单位改制将推进军转民效率提升,同时也为更多优势民企进入国防科工体系带来更多机会。
在资本领域,当前我国十二大军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率水平仅为25.37%,大幅低于国外成熟军工企业的70~80%。其中,中航工业、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的资产证券化率相对高些,其余均在30%以下,航天科技与航天科工仅为16.12%和14.68%。所以军民在资本层面的融合发展空间巨大。
1.2 民参军
主要是指民口国企和民营企业在取得国军标等军工四证后,将技术、人才和资本等优质资源带进军品科研、生产和经营的各个领域,推动军工产业升级。民参军主要有两个重点方向:①民企参与体系配套和军工企业改制;②军民用技术科研合作及产业化。
我国民参军正走向深度融合阶段,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国已有1400多家民口国企和民营企业获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参与武器装备建设。但民企在军工行业的发展仍然受限,主要受到国家制度及保密措施的限制,表现在专业领域和产品层次两方面。
在专业领域方面,民营企业参与的生产主要涉及军工装备部分元器件或辅助配套产品的制造,对于完整的核心装备订单仍然难以获取。从产品层次来说,一个完整的军工产品从上到下分为总体-分系统-整机-元器件-零部件五个阶层。
 
 2 军民融合基金运营模式及相关案例
2.1 军工央企型
以十二大军工集团为主发起方的军工央企型军民融合基金规模庞大,少则上百亿,多则上千亿,参与主体众多,且募集方式偏公募化,重点投向于依军工集团各主业板块的资产证券化,所属军工企事业单位改制,军民融合技术等军转民领域。
2017年5月,中央企业国创投资引导基金在北京创立。该基金由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代表航天科技集团联合北京市政府、多家中央企业和金融机构发起设立。基金主要投向拥有世界先进水平,市场占有率较高的军民融合产业。国创基金是目前我国规模最大的军民融合基金之一,也是是唯一一支由产业集团发起设立的国务院国资委委级基金。
2.2 上市公司型
截至2017年9月底,除十二大军工集团及旗下上市企业外,全国共10家上市公司参与设立9只军民融合基金,规模共23.15亿,投资方向主要是军民融合相关的各个技术领域,投资模式也涵盖了创业投资、股权投资、并购投资、市场定增等各种形式。上市公司型军民融合基金相比于前几种规模偏小,平均每只基金规模在3亿左右,但是由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较为完善,且拥有良好的市场声誉等特点,融资相对较为容易,投资手段也更为灵活。
航天紫金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于2015年11月19日在南京设立,由宝馨科技、泰尔重工和联创光电三家上市公司联合航天科工集团旗下的晨光高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航天紫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基金规模2~3亿,在军民融合领域内重点关注工业4.0、信息技术、智慧城市、节能环保、新材料等领域。
2.3 普通资本型
主发起方一般为PE机构,参与方也囊括了政府、军工集团等各个投资主体,相比于前几种来讲,普通资本型基金的募集规模,经营范围,投资方向也更为分散。
①2016年10月,由锦州华信、网信证券和中投国诚发起的锦州滨海新区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成立,中头国诚担任GP,目标规模100亿元,经营范围是对国企进行股权投资和项目投资。
②2017年2月,由中信旗下的中信国通、中信特钢、中信重工发起设立的中信国通军民融合基金成立,目标规模100亿元,首期规模20亿元,中信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任GP。
3 存在问题与相关建议
3.1 军工四证审核门槛高
民营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需要拿到军工四证,通过层层审核,最终进入装备承制单位目录周期最短也需要两年。虽然国防科工局在2017年6月發布的《2017年国防科工局军民融合专项行动计划》提出推进两证融合和军品免税审核,开展许可证认证和名录认证联合审查等简化程序的政策,但是实际上我国各领域、各部门都设置了相应的门槛,且部分管理部门、军工集团各自认证范围不兼容、不通用。即使就军方而言,军品科研生产也尚未实现集中统管。
一方面,许可证认证与名录认证二证部分功能重叠,在推进联合审查的同时或可考虑两证合并以加快效率;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借鉴贵州省在政策上促进“民参军”的做法:引进社会中介机构代办四证业务,对新获得装备科研许可证的企业按证给予50万元的一次性补贴等积极做法。
3.2 信息不对称情况严重
由于军工行业涉及大量的国家机密和保密信息,导致行业内信息不对称情况严重。从科研到生产均处于封闭状态,长期垄断而缺乏竞争,民口国企和民营企业参与竞标的机会不多,使得民参军积极性不高。军工行业的垄断与保密特性也让军民融合产业吸引融资能力减弱,投资机构通过行业研究、尽职调查等方式获得的信息仍然有限,这将使投资方和融资方均受到一定影响。
目前军转民没有太大的刚性困难,主要看军方能否适应市场化节奏。而军民融合体系完善的美国,其民营企业已囊括90%以上的国防军工订单。由于军工产品的主要需求在于军方,这就需要参与军品生产的民企从立项开始就需与需求方保持密切的沟通,并保持到装备交付阶段。融资方面,各省、市政府和十二大军工集团应积极引导设立产业基金,由于其明确的投资导向性,可引进大量民间资本的加入。
3.3 政府部门分工需明确
从顶层设计来看,我国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主要履行全军装备发展规划计划、负责制定军民融合技术标准等职能,是推进军民融合的主要领导部门之一。军委战略规划办公室下属的军民融合局主要侧重于推动民参军方向;国务院工业和信息化部下属的国防科工局侧重于推动军转民方向。部门虽各有分工,但缺乏统一规划和领导的部门,部分负责推进军民融合的部门存在职能交叉,多头管理现象。
应加强构建统一领导的军工体制,规范相关法律法规及行业标准以避免各省、市出现理解偏差。同时明确各部门的职能分工,将权力分散在各个机构,让管理体制统一高效,管理政策公开透明。
4 结论
军工行业是我国最后一块保持“计划经济”的领域,其市场化前景广阔,由于军品大多属于B2B业务,订单量大,需求稳定,虽民企进入门槛较高,但对于投资机构来说依然拥有不少的投资机会,前景可观,国家高层在逐步推进政策放开和强化军民技术融合的同时,也应该加强资本融合,鼓励更多民间资本进入军民融合领域,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参考文献:
[1]时鹏程,许磊.论企业家精神的三个层次及其启示[J].外国经济与管理,2006,28(2):44-51.
[2]张纪海,乔静杰.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模式研究[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8(5):111-116.
[3]李挺.军民融合产业的四川探索:产业基金的逻辑和方案[J].商,2016(33):289-290. 
 
  
  

本文出自:http://www.starlunwen.net/jrlwfd/186054.html

本文TAGS:

上一篇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资金预算管理探讨 下一篇警惕资本项下资金借道经常项下进行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