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 收费论文 > 社会、科学论文 > 社会科学理论与方法论文 > >>查看论文

非裔美国女性在霸权环境中身份的确认

分享到: 本站编辑:admin 日期: 2011-05-10 14:49 点击:

【中文摘要】:

  摘要托尼·莫里森的《最蓝的眼睛》描写了生活于霸权环境中的非裔美国女性的困境,她们遭受着来自白人霸权社会和黑人群体内部父权制环境的双重压迫。在霸权环境中进行身份确认时,除了需要一个和谐团结的黑人内部群体外,她们首先应该抛弃白人的审美标准,确立自身的美,同时要努力颠覆白人文化霸权,确认自身文化身份。
  关键词《最蓝的眼睛》 霸权环境 身份确认
  中图分类号:I106文献标识码:A
  
  The Affirmation of African-American Women's
   Identity in the Hegemonic Context
  ——A Post-Colonial Feminist Reading of Toni Morrison's The Bluest Eye
  GUO Jiajia
  (English Department, PLA University of Foreign Languages, Luoyang, He'nan 471003)
  AbstractTony Morrison's "The Bluest Eye " depicts African-American women's life dilemma in the hegemonic environment, they are suffering twofold repression from white hegemony social and internal patriarchy environment in black groups. In hegemony environment for their identification, besides need a harmonious unity of black internal groups, they first should abandon the Whites' aesthetic standards, be confident in their own beauty, and meanwhile try to overturn white cultural hegemony, confirm their cultural identity.
  Key wordsThe Bluest Eye; hegemony environment; identification
  
  托尼·莫里森1993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位非裔美国人。莫里森作品中的主要主题关注是当代世界中非裔美国女性的身份问题,许多评论家都赞誉她对该问题的复杂处理。《最蓝的眼睛》是莫里森的第一部小说,以20世纪40年代为背景,通过塑造梦想着能够拥有蓝眼睛和长长的金黄头发的11岁非裔美国小女孩佩克拉,探讨了种族和审美标准问题。
  在后殖民主义世界中,女性除了受到性别压迫外,与殖民地时期经历相关的压迫,如种族、阶级及种族压迫等,同样也使女性在后殖民世界中处于边缘化地位。因此,后殖民女性主义研究主要探究作为女性的殖民主体所遭受的殖民压迫和性别歧视。由于遭受白人霸权和群体内的父权压迫,非裔美国女性作为遭受种族歧视和性别压迫的群体,是一个不能表达自己独特声音的特殊群体。本文将从后殖民女性主义角度来探讨遭受边缘化对待的非裔美国女性走出霸权环境并确认自身身份应采取的可能方式。
  1 非裔美国女性所生活的霸权环境
  首先,她们生活在由白人社会所确立的霸权环境中。白人霸权的施加主要体现在文化霸权的侵蚀,白人的价值观及标准通过各种方式渗透到他们的意识中,如教育、大众媒体、宗教等,通过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实现霸权。正如弗朗兹·法农在《黑皮肤, 白面具》中写道:“换句话说,有一大堆道理,一系列规则慢慢地、微妙地——借助于书籍、报刊、学校及其课本、广告、电影和广播的协助——进入他的思想,逐渐形成他对这个世界和他所属群体的认识”。①
   “所有的成年人,大一些的女孩,商店、杂志、报纸、橱窗海报——整个世界都认为这个蓝眼睛、金黄头发、粉红肤色的娃娃是每个女孩都珍视的东西。”②佩克拉非常喜欢小童星秀兰·邓波,因为她非常漂亮,蓝眼睛,金黄色头发。她渴望也拥有一双蓝眼睛,还错误地认为这样她的生活就会奇迹般地好起来。这说明了佩克拉以白人的价值观和审美观来看待一切,受大众文化的影响很深。
  母亲波琳从电影中学到了白人的审美观,常常用它来衡量生活中的人和事。“在她接受电影教育后,每看到一张脸,她都要按绝对审美标准把它归类,而这个所谓的绝对审美标准就是她从银屏上全盘接受下来的。”③通过大众媒体,主流文化的标准和价值观成功地影响非裔美国人,压抑了他们自身的文化特性及民族意识。
  此外,教育体制是一种主要且最潜在的方式。在学校里,教育并不是客观的,而是与主流文化的灌输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早期教育中,种族区别与白人优越感已被深深植入黑人孩子心中。教育表面上是为了给未受教育的群体传播知识,事实上却能从意识形态上对他们加以控制。
  除了白人霸权,非裔美国女性还生活在父权制环境中,受到男性的压迫,处于次要的、从属的地位。男性与女性之间长期以来存在的二元对立,同样也存在于非裔美国人群体内,正如迈克尔·瑞恩所说,“男性总是与理性、客观及富有逻辑等相联系,而女性却与主观、物质、感性及缺乏逻辑与理性等联系起来”。④
  她们地位低下,经常遭受家庭暴力。小说中,暴力时常在佩克拉的家庭中发生,乔利和妻子经常大打出手,“他把无法表达的仇恨以及无法实现的欲望全部发泄在她身上,对她的仇恨使他自己不受伤害”。⑤乔利不仅对妻子施暴,还在厨房强奸了女儿佩克拉。由于非裔美国男性在白人社会中有形无形地受到压迫,不能找到情感的发泄途径,他们将对白人的憎恨与愤怒转移到女性身上,无情地伤害、欺辱,以确立主导地位。
  2 非裔美国女性面对霸权压迫的态度与反应
  面对霸权环境,非裔美国女性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和反应。一些女性将主流文化的价值观内化于心中,力图迎合主流文化标准;而有的女性则通过对主流文化的解构和颠覆以示反抗。
  2.1 对主流文化的内化
  杰拉尔丁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将白人标准和价值观内化于心中,如审美标准、民族主义等。作为棕色肤质的非裔美国女性,她尽力压制与白人社会不相符的黑人特性,划清有色人种与黑色人种的界限,教儿子如何区别有色人种和黑色人种,“两者很容易区别,有色人整洁安静;黑人肮脏吵闹”。⑥对白人文化的内化导致她丧失了母爱及与他人交流的能力,心理不健全。这也表明了种族主义已在非裔美国人群体内部传播开来。
  波琳也是如此,电影的巨大影响改变了她的世界观。后来,她在白人家庭里成为理想的女仆,在工作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却忽视了自己的家庭,丧失了真正的自我,对主流文化的内化摧毁了她和她的生活。对主流文化标准和价值观的内化使她们为了迎合白人的审美,憎恶自身的黑人特性,导致了自我憎恨。而群体内部的种族主义将削弱整个群体的力量,不利于内部团结。一些非裔美国人会忘记自己的祖先,放弃传统文化,甚至背叛自己的群体。
  2.2 对主流文化标准和价值观的解构与颠覆
  然而,并非所有的非裔美国女性都崇拜或将主流文化的标准及价值观内化于心中,一些女性力图解构或颠覆主流文化的标准。克劳迪娅坚持自己憎恨秀兰·邓波,对白人小洋娃娃的冲动就是肢解,想看看是怎么制作的。后来,她意识到,她并不是真正地恨浅肤色的莫琳,而是使她变得漂亮的那种东西。事实上,是那种白人的意识使莫琳漂亮,正如鲍森·布鲁克斯所说,“克劳迪娅后来害怕的‘东西’是非裔美国人群体已经内化于心的白人审美标准,这种标准喜欢‘混血儿’莫琳·皮尔,而不是‘又黑又丑’的佩克拉”。⑦

【简要目录】:快速索取本篇简要目录>>> 【我要投稿】

【全文提供】:快速索取本篇论文全文>>> 【论文辅导】

本文出自:http://www.starlunwen.net/shkxlwyff/100127.html

本文TAGS: 确认 身份 环境 霸权 女性 白人 文化 标准 群体 主流

上一篇延吉市餐饮牌匾用语的语言特征和文化内涵 下一篇英汉语段连贯性对比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