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 收费论文 > 社会、科学论文 > 社会科学理论与方法论文 > >>查看论文

从身份认同视角谈泰戈尔短篇小说

分享到: 本站编辑:admin 日期: 2011-05-10 14:49 点击:

【中文摘要】:

 相关社会科学理论与方法论文
  摘要笔者试图从个人身份认同这一角度,分析泰戈尔短篇小说《活着还是死了》中女主人公迦冬比妮在内心机制和外在环境交融下产生的身份认同的异化,以及在这场身份认同中“他者”始终占据上风,排挤“自我”。进而进一步揭示异己身份的深刻社会内涵。
  关键词异己身份 他者 社会内涵
  中图分类号:I106文献标识码:A
  
  Talk About Tagore 's Short Stories Identity Perspect——"Alive or dead"
  XU Mengmeng
  (Faculty of Arts, Yangzhou University, Yangzhou, Jiangsu 225002)
  AbstractThe author tries to personal identity from this Angle, analyzing tagore short story "alive or dead the heroine the winter than in inner mechanism and renee blend produced by external environment for their identity, and alienation in the identity of" otherness "will always have the upper hand, crowding" self ". And then further reveal profound social identity dissident connotation
  Key wordsdissident identity; otherness; social connotations
  
  泰戈尔一生写了一百多篇短篇小说,其中很多的作品中营造了印度童婚制度下一群令人愤怒、同情、扼腕的寡妇群体,《活着还是死了》这篇小说也不例外。它讲述的是一个叫迦冬比妮的寡妇死后意外复生,她的还生不仅没有让认识的人高兴,反而让周围的人陷入难以置信和恐慌的境地,她的存在对其他人而言就是多余的,于是便被摒弃于另一个空间内,只能用死证明自己是活着的。笔者试图从身份认同视角分析造成迦冬比妮悲剧的原因,在她以死证明其生命存在的背后究竟有怎样一个复杂难解的心理世界以及这场身份异化的深刻社会内涵。
  1 异己身份的强固认同
  身份认同是一个人类学、心理学等方面的一个较为复杂的概念。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认同,它是双向动态的过程。即包括“自我的确认”和“他者对自我的确认”,身份认同既包括自我身份的确认也包括他者对自我身份的确认,这两方面的认同共同决定“我”的生存感。“在人类生存的社会丛林中,没有同一感也就没有生存感。”①而迦冬比妮处于这种身份认同的异化状态中,一是感觉自己异于他人,二是被周围的人认为异于常人,正是因为这两点,将迦冬比妮置于一个幽冷、凄寒的地狱之中,并最终让这个世界吞没了她。
  1.1 自我认同的缺省
  根据安东尼·吉登斯的论著《现代性与自我认同》中转引自莱恩的一段话,分析自我认同的最好方式,就是把自我认同与自我感分裂或残缺的个体相对照。本体不安全的个体倾向于表现出下述一种或多种的特征。首先,他也许缺乏个人经历连续性的一致的感受。个体也许不能获得关于其生命的持续观念。二是,在充满变迁的外部环境中,个人难免充满对其存在的可能风险的忧郁,并且依据实际行动而被忧郁所麻痹。三是个人不能在自我完整中发展或维持信任。②就此可以判断的是迦冬比妮符合的是第一个特征,她不能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而且很大程度上她认为自己是一个死去的人了,“我已经不是活人了,家里能收留我吗?我会给家里带来不幸的。我是从活人王国里被赶出来的人——我只是我自己的灵魂。”③就此我们可以判定迦冬比妮处于自我认同的缺省状态中。为什么迦冬比妮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呢?在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迦冬比妮复活的那个夜晚,她望着周围空旷、寂寥的环境,她是这样想的:“如果不是鬼魂,她怎么能在这深更半夜从四门紧闭的沙罗达松科尔的家里来到这个难以行走的火葬场呢?即使现在火化仪式还没有结束,那么来焚尸的人又跑到哪里去了呢?…我已经不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了,我是一个极可怕、肮脏的灵魂,我是我自己的灵魂。”④她已经找不回与正常人一样对生命的意识和存在的一致性了。应该说到地狱之门走了一遭,让她再也找不回生存归属感了。在来到女友久格玛亚家中之后,迦冬比妮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举动:“在寂静的中午,当她一个人在房里的时候,常常惊叫起来;晚上,在灯光下看到自己的身影,她就吓得浑身瑟瑟发抖。”⑤这种恐惧意识让迦冬比妮丧失了对自我生命的判断。一种“命定”的自我认同使迦冬比妮注定要陷入恐惧、孤独、焦虑的境地。因此在这场身份认同的过程当中,自我一开始便处于缺席状态,而让与之处于对立面的他者占据了上风,并代替自我进行判断。
  1.2 他者认同的强化
  “自我”与“他者”是一组相对的概念,西方人将自我以外的非西方世界视为他者,这个概念同样可以运用于身份认同当中。当自我认同持续处于缺省状态,处于“秩序中心话语”的他者便开始对迦冬比妮实行话语的强势制约。在迦冬比妮来到好友久格玛亚家中之后,多年后的重逢一开始是很令人欣喜。但是随着时间的拉长和迦冬比妮的怪异举动,让温情脉脉的友情渐渐褪去了它原本拥有的色彩,“仆人们和久格玛亚也开始怀疑这个家里出了鬼”。⑥久格玛亚的丈夫什里波迪去了迦冬比妮的婆家想要去搞清楚状况,得知的消息却是迦冬比妮死了。如果说一开始久格玛亚对迦冬比妮还存有一丝同情、怜悯之心的话,到这个时候夫妻二人已达成一致,就是准备将迦冬比妮从这个家里赶出去。但是我们回过头来分析一下迦冬比妮之所以选择女友久格玛亚的家作为安身立命之所,是因为她与女友经常有书信来往,彼此都对对方有着深厚的友谊,正是这一点让迦冬比妮既没有选择娘家也没有选择婆家。女友的家成为她整个情感寄托和生命寄托。实际上作为金字塔最底层的女人,都是为了逃避外在的权威和内在焦虑,心甘情愿地放弃自我而依赖外在的力量。弗洛姆把这种源于同一基础的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的现象称作“共生”。那么这个“他者”又是如何发挥其对“自我”的一种绝对性的压制力量呢?首先是迦冬比妮的女友面对迦冬比妮的神经质的精神状态,以及自己的丈夫什里波迪对迦冬比妮的关心而心生妒意,时时打着赶她走的主意。在弄清别人口中的迦冬比妮已经死去的时候,两夫妻立刻达成一致协议,要把迦冬比妮从他们的家中赶出去。其次是迦冬比妮的家人。迦冬比妮她是一个寡妇,“在拉尼哈特,住着地主沙龙达松科尔先生的一家。他家里有一个寡妇。……她既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子。”⑦在发现迦冬比妮“死”去后根本就没有举行葬礼,而是草草的以火葬的形式结束她与世界上的一切联系。她的兄长也就是地主沙罗达松科尔“为了避免警察纠缠,这位地主没有怎么声张,就吩咐他的四个婆罗门伙计,尽快把尸体火化。”⑧从中我们也可窥见迦冬比妮在家中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她的生对于她的家人来说是一场不能承受的灾难,而死则可能对他们意味着少了一个包袱。可怜的迦冬比妮在无意识或被迫中成了“秩序中心话语规约”的对象,她在久格玛亚、什里波迪、沙罗达松科尔等“他者”的地狱中苦苦挣扎,并企图抛弃“已经死去了的概念”进入秩序中心范围之内,但“中心秩序”永远拒斥了她。在体现“中心秩序”的“他者”意识里,迦冬比妮的生活是非个人的,她的个人生活被“秩序中心话语”压制、消解,从而使之流产于“胚胎”之中。她虽死而不甘,但终抵不过强大的“他者”之“地狱”,死了。

【简要目录】:快速索取本篇简要目录>>> 【我要投稿】

【全文提供】:快速索取本篇论文全文>>> 【论文辅导】

本文出自:http://www.starlunwen.net/shkxlwyff/100129.html

本文TAGS: 视角 认同 身份 自我 一个 没有 自己 这个 秩序 家里

上一篇英汉语段连贯性对比研究 下一篇浅析有中国特色的汽车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