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 免费论文 > 文史论文 > 文学作品 > >>查看论文

不同学科中连接标记教学与研究的可行性分析

logo设计

分享到: 本站编辑:gengxin 日期: 2018-06-05 09:52 点击:

 摘 要:在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框架下,本研究旨在分析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三种学科下的英文学术写作中,连接标记是如何构建作者立场的。传统意义上,连接标记可以作为衔接手段帮助语言使用者按照一定的逻辑关系实现篇章意义的连贯,在英语写作教学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本项目除了分析上述意义之外,从人际功能视角分析连接标记与写作者立场建构的关系,指出不同学科背景下,作者会使用不同性质的连接手段传达的符合或违背读者期待的认知判断和情感态度,从而对学术英语写作的教学和研究有一定的启发。
  关键词:英语 连接标记 人际功能
  ★基金项目:上海理工大学教师教学发展研究项目(CFTD17033Y)、上海理工大学人文社科培育基金项目(SK17YB14)、上海理工大学外语学院博士科研启动基金项目、上海理工大学外语学院教研科研培育基金项目、2017年上海高校青年教师培养资助计划
  一、引言
  连接标记在英语语篇中是一种常见的语法现象。根据已掌握的文献,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对连接标记进行定义、分类和研究。传统上,学者们主要关注连接标记的结构而非意义。主要代表Quirk et al. (1972)致力于根據连接标记之间是否有主次之分将其进行分类;国内学者对连接标记的传统研究一是集中在汉语连接词的分析;二是倾向于研究单个连接标记而不是系统研究。从形式语义学角度,代表学者Saeed(1997)从逻辑语义关系对主要连接标记and, but, or等进行分析;Davies(1979)主要研究因果连接标记并将其分类。国内学者如贾改琴、邹崇理(2009)也从形式语义学的角度分析汉语句法和连接词。从语用学角度出发,在分析连接标记中,学者们主要关注语境。本课题中连接标记的范围比语用学角度中所谓的“语用标记”涵盖范围要广。认知语言学角度上,Langacker (2009)等从动态的角度分析连接手段。从系统功能语言学中的概念功能和篇章功能角度出发,根据已掌握的文献,之前的国内外研究主要致力于连接标记的语篇功能和逻辑功能(Martin, 1992等)。
  文献综述表明,之前的国内外研究主要致力于连接标记的语篇功能和逻辑功能,缺乏在其人际功能维度,即能够构建作者立场的连接标记的系统研究。本文在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框架下,从人际功能视角分析连接标记与写作者立场建构的关系,指出不同学科背景下,作者会使用不同性质的连接手段传达的符合或违背读者期待的认知判断和情感态度。
  二、学术语篇中的连接标记与作者立场
  有关作者立场建构的研究主要包含态度性和理据性作者立场,学者们对其内涵从不同角度设立了不同术语,如元话语 (例如Harris,1989),情态 (例如Palmer, 1986), 评价体系(例如Martin & White, 2000), 以及评价(例如Hunston, 1994)都是同时包含态度性和理据性作者立场。目前针对连接手段和作者立场关系研究主要代表为Hunston & Thompson(2000)和Hoey(2001),连接手段不仅仅是作为文本中的逻辑机制,还可以折射出读者的期待与作者的立场。
  由此可见,学术论文虽然要求客观性和科学性,但是作者为了使读者了解并赞同自己的学术观点,会使用显性和隐性的语法标记来说服读者,并传达自己的认知判断和情感态度。如果作者想要在语篇中清晰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需要关注和强调读者的期待。因此建立一个研究连接标记和作者立场关系建构的体系,对英语写作教学也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三、理论框架和语料选择
  本文将连接标记(conjunctive markers) 定义为形成延伸性小句复合体的显性的正式的连接资源。从作者立场建构的角度将“期待阈”作为划分连接手段的标准并对其进行重新分类。本文参考系统功能语言学的实现理论,即语境由语义来实现,而语义范畴由词汇语法来实现。进而从跨学科角度对连接手段和作者立场构建的关系进行分析,旨在为高校英语写作教学提供指导意义和相关政策建议。
  本研究根据Bernstein(1999,2000)对学科的分类,选取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学术论文各80篇,共187万余字,其中自然科学论文49万余字,社会科学论文59万余字,人文科学论文77万余字。具体来说,根据英语国家语料库(Leech, 2001),本文界定重点分析的连接标记共132个,涵盖44 个连词, 51 个连接副词, 8 个数词和29 个介词短语。同时采用软件Antconc 3.2.2、SPSS22.0和手动分析相结合的方式,以确保分析的精确性。同时,根据Hoey(2001)的研究,本文将“期待值”(expectedness)作为衡量连接标记的标准,因此本文中的连接标记又被分为符合期待值的连接标记(CMFEs: the conjunctive markers fulfilling the expectedness)和违背期待值的连接标记(CMCEs: the conjunctive markers countering the expectedness)。其中,前者包括同位标记(如in other words)、说明标记(如for example)、因果标记(如because, in consequence)、时空标记(如then, next, finally)、肯定性附加标记(如moreover, in addition)、肯定性对比标记(如similarly)以及肯定性条件标记(如in that case);后者包括反义标记(如but, on the other hand)、变化标记(如 on the contrary,instead)、让步标记(如yet, however, nevertheless)、否定性附加标记(如nor)、否定性对比标记(如 in a different way)以及否定性条件标记(如otherwise)。

 四、研究结果
  该部分将对不同学科下连接标记的不同类别在不同学科中的分布情况进行总结,并简要阐述其原因。
  表一阐述了CMFEs在三种学科中的分布情况。首先,每百万字中人文学科中的CMFEs所占比重最高(560.9),而这个比重在社会学科中降为371.5,在自然学科中降为311.9。其次,在每种学科下,对CMFEs具体类型的使用也呈现不一样的比重,自然学科的幅度是从12.5到117.6, 在社会学科中为15.3到132.4, 在人文学科中为44.2到140.6。也就是说,每个学科下的作者都有自己学科性质的使用倾向。例如,在自然学科中,肯定性附加标记是使用率最高的(117.6),而在社会和人文学科中,时空标记的使用频率最高,分别为132.4和140.6。
  表格对三种学科下,违背期待的连接标记的不同类型进行了定量分析。从表中可以清晰地了解到人文学科中的每10万词中CMCEs所占比重最高(303.7),相对比中CMCEs 在社会学科中的比重为88.7,在自然科学中为38。也就是说,人文学科性质的论文作者最倾向使用CMCEs。不过,三种学科中使用频率最高的CMCEs 类型是一致的。例如,反义标記和让步标记在三种学科中的比重都是最高。同时,CMCEs的具体分布也有很多不同,如表二所示。
  五、结语
  本研究通过自建语料库,调查了三种学科下连接标记的分布情况。人文学科的学术写作中,CMFEs和CMCEs的使用频率都最高;相比之下自然学科在显性的连接标记使用上频率最低,社会学科的使用频率居中,这显示了连接标记使用的学科差异性。分析显示不同学科下的作者在使用连接标记时有不同的倾向性。影响因素有研究方法、论文内容、作者角色、知识类型以及写作要求等。在自然学科中,作者在写作过程中,主要使用定量分析方法,弱化了文章中的个人立场,已符合自然科学简明扼要的写作风格。因此,读者主要离开研究的事实性而非显性的连接标记等来理解作者立场和态度。相比之下,社会人文学科学术语篇中的作者倾向于通过符合或者违背作者期待的连接标记,显性地详述表达作者立场。因此,在这两种学科中,作者和读者的互动更加频繁,连接标记的使用更加高频化和多样化。
  参考文献
  [1] Chafe,W.L.Evidentiality in English conversation and academic writing [A]//In W.Chafe and J.Nichols (Eds.).Evidentiality:The Linguistic Coding of Epistemology [C].1986:261-272.Norwood:Ablex.
  [2] Davies,E.C.On the Semantics of Syntax [M].London:Croom Helm,1979.Halliday,M.A.K.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2ndedn.) [M].London:Edward Arnold,1994.
  [3] Harris, J.The idea of community in the study of writing [J].College Composition and Communication,1989,40(1):11-22.
  [4] Hunston,S.and G.Thompson.Evaluation in Text:Authorial Stanc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Discourse[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0.
  [5] Hoey,M.P.Textual Interaction[M].London:Routledge,2001.
  [6] Langacker,R.Investigations in Cognitive Grammar[M].Berlin:Mouton de Gruyter,2009.
  [7] Leech,G.N.P.Rayson and A.Wilson.Word Frequencies in Written and Spoken English [M].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2001.
  [8] Martin,J.R.English Text:System and Structure[M].
  Amsterdam:Benjamins,1992.
  [9] Mushin,I.Evidentiality and Epistemological Stance[M].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2001.
  [10] Palmer.R.R.Mood and Modality[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6.
  [11] Quirk,R.,S.Greenbaum,G.Leech and J.Svartvik.A Grammar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M].London:Longman,1972.
  [12] Saeed,I.J.Semantics[M].Oxford:Blackwell Publishers Ltd,1997.
  [13] Yang L.X.Evidentiality in English Research Papers [D]. Unpublished PhD Thesis.Xiamen:Xiamen University,2009.
  [14] 贾改琴,邹崇理.形式语义学和汉语语义[Z].2009.

 


  

本文出自:http://www.starlunwen.net/wenxuezuopin/186308.html

本文TAGS:

上一篇《史记》中的悲剧人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