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 免费论文 > 计算机论文 > 信息技术论文 > >>查看论文

利用新媒体提升廉政教育基地效用研究

logo设计

分享到: 本站编辑:gengxin 日期: 2018-01-05 10:19 点击:

  摘要:廉政教育基地应利用新媒体传播迅速、形象生动、受众面广、海量储存、实时互动等优势,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深入开展营造良好氛围。本文梳理了当前利用新媒体提升廉政教育基地效用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利用新媒体升级廉政教育信息平台、创新廉政教育形式、共享廉政教育资源、拓宽廉政教育范围、丰富廉政教育活动等具体途径,旨在更好地利用新媒体提升廉政教育基地的效用。 
  关键词:新媒体;廉政教育基地;效用 
  中图分类号:D630.9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7408(2017)12-0087-05 
  基金项目:重庆市人文社会科学规划基金重点项目“新媒体艺术及其应用研究” (2014SKZ19) 。 
  作者简介:钱默( 1988-) ,女,重庆人,重庆邮电大学传媒艺术学院讲师,研究方向:数字媒体艺术。廉政教育基地主要是指反映我们党革命斗争和建设历程的重要纪念场馆,反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革命先烈和全国重大先进典型崇高风范的纪念设施、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等。自2008年中央纪委监察部公布全国首批50个廉政教育基地以来,各省市、各地区、各部门也纷纷整合挖掘了当地革命传统教育资源和廉政文化资源,利用新媒体兴建了大批内容丰富、形式生动的廉政教育基地,实现了传统宣教与现代传播技术的较好融合。但是也要看到,还有很多廉政教育基地未能有效利用新媒体,存在廉政教育信息传播平台落后、教育形式单一、教育对象范围狭窄、教育资源分享受限、教育活动千篇一律等问题,导致廉政教育基地未能有效地发挥作用。 
  新媒体是指以数字技术、网络技术和移动通信技术为实现手段,以多媒体作为信息的呈现形式,具有传播迅速、形象生动、时空无限、开放平台、海量储存、实时互动等优势。利用新媒体可以使廉政教育基地的作用得到更有效发挥,使廉政教育空间更加广阔、内容更加丰富、形式更加新颖、传播更加便捷,实现廉政教育的全天候、全覆盖、零距离、常态化,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深入开展营造良好氛围。因此,如何利用新媒体提升廉政教育基地的效用,是当前反腐倡廉的重要课题,对于进一步提升廉政教育基地宣传教育水平,提高宣传教育的时效性和针对性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利用新媒体升级廉政教育信息平台 
  权威数据结果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3.2%,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占比至95.1%,这一比例还将继续攀升。[1]这意味着在新媒体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信息传播中。因此,廉政教育基地不能忽视移动互联网如此庞大的舆论阵地。近年来,隨着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以及微信、微博等新兴社交平台的迅猛发展,为廉政教育基地提供了与受众间平等、快速传播的平台。但调研发现,目前很多廉政教育基地的信息传播并不理想,主要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没有构建传播廉政教育信息的移动平台。很多廉政教育基地没有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移动App,未能建立完善的自主宣传的移动平台。二是廉政教育平台的内容说教性较强。一些基地的微信、微博发布的信息大多从网站、文献资料中直接复制,形式上比较枯燥乏味,语言也比较生硬,没能吸引公众的关注,也很难让大众信服认同。针对以上问题,应重视利用新媒体传播廉政教育信息,并结合受众的需求积极搭建新媒体移动平台。 
  一方面,应抓紧构建并科学管理新媒体移动平台。面对数量庞大的手机上网用户,应鼓励廉政教育基地启用针对移动端用户的新媒体平台,以实现基地与大众在信息上及时地互动交流:第一,要尽快开通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并及时更新微博、微信公众平台内容,增强信息发布的实际效用。第二,制定新媒体移动平台工作机制。建立信息审核、发布等管理规范,健全互动回复和参观预约等工作运行机制,确保微博、微信公众平台有序运行。[2]第三,要做好数据分析和反馈。条件成熟时,还可以根据互动的数据进行分析统计,把新媒体作为了解参观者需求的重要渠道。以中国共产党代表团梅园新村纪念馆微博为例,工作人员通过数据发现真正了解梅园新村的游客并不多,便开通微博与网友交流介绍纪念馆的情况,慢慢转变大家对梅园新村纪念馆的认知和了解。[3] 
  另一方面,应使新媒体移动平台宣教方式更接地气。已开通新媒体移动平台的基地,要不断提升信息可读性,增强内容的说服力:一是通过基地官方微博广泛与受众互动。运用网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廉政教育信息,围绕新闻热点、典型案例等创造热门话题,让更多的人看得懂,喜欢看。如沈阳军区雷锋纪念馆的微博——向雷锋学习,该微博目前“粉丝”数已达269万,该微博没有将自己局限于讲述雷锋的事迹,而是将“雷锋精神”与当下焦点、热点话题结合起来,宣传凡人善举、平民英雄和先进典型,成功拉近了与受众的距离,倡导了新时代的雷锋精神,这样的宣教方式显然更容易被新媒体时代的受众所接受。二是通过基地微信公众平台及时与受众互动。微信工作平台可结合当下最流行的H5广告 ,用生动有趣的公益互动广告融合原创文章、互动论坛、活动报名等方式进行廉政教育信息推送,还可利用微信平台摇一摇、小程序、二维码功能提供更全面的服务,如扫描微信二维码获取语音讲解和更丰富的扩展资料。三是开发基地专门的手机导览App,整合网络直播、语音讲解、信息获取、知识延伸、观后留言以及评论分享功能增加互动。如福建省南安市公安局廉政教育展馆推出手机App,可以在观展过程中利用手机App与展馆形成更多互动,方便公众了解展陈内容和参观路线,更好地发挥了宣传和教育的作用。 
  二、利用新媒体创新廉政教育形式 
  廉政教育的目的是预防腐败,让参观者断了贪腐的念头,不要触碰制度与法律的红线。如果廉政教育基地仅仅从正面树立典型介绍,展示留名青史的清官、廉政格言等,其震撼力和威慑力不够。“如何唤起观众的主动性、积极性等主体意识,融入其中并实现互动交流,从而完成主客体之间的供需对接,则是表明展览社会价值的一种完备体现,其显现标志即是互动性。”[4]一个有吸引力的廉政教育基地可以采用多种多样的教育形式,带给参观者视觉、听觉和触觉等多重感官的体验,使参观者产生强烈的沉浸感,让参观者主动权衡廉政与腐败的利弊。当前一些基地教育形式存在着以下三个问题:

 一是没能突破以往“以物为本”的教育形式。当今时代是数字化的信息时代,新媒体已经融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无疑也会对廉政教育基地的发展与建设产生深刻影响。传统的廉政教育基地受时间、空间的限制,难以完美发挥其应有功能,虽然很多基地有图文展板、视频播放,但仍没有脱离“以物为本”的形式,很难对参观者产生心理上的触动和震慑。著名德国文学家歌德曾说:“博物馆者,非古董品之墓地,乃活思想之育种场。”同样,廉政教育基地也是如此,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就需要一种新的“以人为本”的教育形式来实现,有效摆脱“以物为本”形式单一、缺乏生动性等局限。 
  二是新媒体展示视觉效果欠佳。廉政教育的目的就是感染参观者,让他们身临其境、亲眼目睹、直接感受、直接对话。新媒体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达到了这个目标。但在现有的基地中,新媒体展示多为结合实际案例的视频播放、触摸面板以及一些声光电装置,大多数作品在色彩、造型、线条、轮廓、质感、明暗等元素上缺乏艺术表现力,而这些都与体验者内心情感紧密相联。 
  三是新媒体展示形式大于内容,参与度不高。当前有许多廉政教育基地采用了新媒体展示,但基本是为了使用新技术而使用,真正能做到创新应用新媒体技术,将艺术与科技相结合,同时对参观者颇富教育影响力和说服力的体验互动展示还寥寥无几。 
  针对以上问题,可将参观者的情感需求作为出发点,利用新媒体互动性强、形象生动的特点,以立体式的视觉冲击、沉浸式的互动体验,创新廉政教育形式,增强教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弘扬党的优良传统、预防利用职务贪污腐败的行为。 
  第一,强调“以人为本”。廉政教育基地应围绕领导干部的情感展开,才能以情动人、以理服人。例如,重庆市长寿区检察院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采用新媒体,创新性地以一个领导干部的成长及心路历程为主展线,以涵盖多种职务犯罪类型的真实案例为辅助线,引发了参观者的共鸣。基地展区分为“序厅、学之路、公之情、心之惑、身之狱、梦之境、悔之省、结束语”八个篇章,并以贯穿其中的《清澈之眼》《希冀之眼》《苍穹之眼》等三部讲述成长故事的微电影让整个基地成为一个完整的、相互呼应的展示空间,参观者能从中回忆起年少求学以及刚进入政府机关工作时的种种人生经历。例如场景“梦之境”中试图表现贪腐官员在监狱中梦到家人和自由,然后梦醒才知道依然身在狱中,该场景模拟了梦境和脑电波的震撼光影效果,让参观者大呼神奇。此外,該基地充分运用人体感应、人机交互、场景复原、微电影等多种新媒体形式,让每一个参观者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达到情景交融的效果。 
  第二,强化视听效果。新媒体是融合人的视觉、听觉、触觉等为一体的媒介,通过在廉政教育基地中强化展品的视觉影响与参观者内心产生碰撞,最大限度地调动参观者的感官兴奋点,进而提高参与的积极性,强化情感共鸣的教育效果。例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被誉为“镇馆之宝”的半景画《卢沟桥事变》,它采用了三维特效技术,配合声、光、电在一幅16×9平方米的弧形幕布上,绘声绘色地展现了卢沟桥事变整个过程,包括卢沟晓月、日军军事演习、中日交涉、大雨滂沱、日军进犯、激战场面等画面,从傍晚到第二天清晨大战都一一浮现,再现了那段震惊中外的史实。坐在观众席上,如同坐在卢沟桥和宛平城北面约1000米的土坡上,观看“卢沟晓月”的美景以及卢沟桥事变的战争场景,给观众以身临其境之感,让领导干部们感受先烈们百折不挠、艰苦抗日的精神。相比传统的教育形式,这种艺术与科技结合的新形式,更加惟妙惟肖、生动直观,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观赏效果更富有气势和震撼力。《卢沟桥事变》三维半景画在庆祝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活动中受到党中央国家领导人给予“效果很好,很有特色”的高度评价。 
  第三,注重互动体验。新媒体不仅包括内容上的数字化,而且还可以用互动体验激发观众参与。一是通过角色扮演,让参观者根据剧情获得情感体验,体会与家人分离、失去自由、忏悔羞愧的情感,触动他们的灵魂,最大化廉政教育的功效。例如,让参观者通过佩戴VR虚拟现实眼镜体验,随着剧情进行互动,亲身感受不同选择所面对的不同结局。一旦跌入罪恶的深渊,就会在眼镜中展示监狱生活,看到寒气袭人的铁窗、高墙、电网,体会深处狭窄监狱的痛苦得以警示;二是通过行为交互,行为即举止行动,其根本在于鼓励观众通过肢体动作、声音等积极参与,观众能获得高质量的互动体验感受,能够更真切地感受到教育内容所要传达的情感和主题。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廉政教育基地的警鉴体验馆,设有一个“金钱陷阱互动体验”,这里摆放着700万元“现金”,但是参观者只要用手触碰“现金”,现场马上响起警报声和“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警告声。从而让参观者产生强烈的心理震撼,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做到慎独自省。 
  三、利用新媒体共享廉政教育资源 
  信息时代,廉政教育基地应充分利用新媒体海量性、开放性的特点使之成为重要的资源库。虽然传统的实体廉政教育基地针对性强,震慑力大,但也存在着受时间、场地制约、教育方式单一、教育对象不够广泛等缺点,而利用新媒体制作网站,可以让廉政教育资源能随时随地的为全社会所共享。笔者认为,基地在共享廉政教育资源方面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一是部分廉政教育基地没有建立网站和网上廉政教育展厅。如新中国反腐败第一大案展览馆(天津市反腐倡廉教育基地)、百色起义纪念馆等没有建立网站;在建立了网站的基地中,很多受条件限制更谈不上建立网上展厅。如河北省西柏坡纪念馆李大钊纪念馆、湖北省反腐倡廉传统教育基地(红安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陵园)等没有建立3D网上展厅。二是已建立网站的基地未利用新媒体的优势储存海量的廉政教育相关资料。还有一些已设立网站的基地,对反腐倡廉内容挖掘不够、展示资源少、缺乏特色且更新很慢,如延安革命纪念馆“网上观展”栏目内容不够丰富,“工作动态”栏目内容空白,图片新闻只有2016年的数据。三是技术支撑不够。一些基地网站使用不流畅,如福建省陈嘉庚纪念基地中英文网均无法进入。构建基地网站存在技术含量高、难度较大、周期长的特点,有的基地内部技术人员数量少,无法满足工作需求。针对以上问题,需要及时作出改进:

 第一,建设基地网站并设立网上廉政教育展厅。对于廉政教育基地而言,藏品和案例是立身之本和宝贵资源,各廉政教育基地应积极建立网站,及时将藏品和案例进行数字化储存、制作和上传。同时,利用3D仿真技术打造“网上廉政教育展厅”,即以实体廉政教育基地为基础,利用虚拟技术将展馆及其藏品、案例等移植到互联网上进行展示的三维互动体验方式,观众坐在电脑前操作鼠标即可全方位体验逼真展厅。如广东省纪委反腐倡廉教育基地的3D“网上廉政教育展厅”,展馆图片资源清晰,导航设计明确,为方便在网上参观还配语音讲解;细节处理精致,在网上参观过程中,当鼠标移动至具体场景处出现白色选框部分,点击弹出窗口即可观看视频,色彩搭配和谐,背景音乐或悠扬或激昂;整个网上展馆可谓丰富多彩,精美绝伦。 
  第二,多种手段挖掘网络廉政教育资源,实现海量储存。应采用新媒体的多种手段合力敲响“警示钟”,真正让廉政教育基地成为共享的教育大平台。例如,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挖掘革命思想资源宣传等方面在全国首屈一指,通过积极挖掘全国范围内的廉政教育的数字资源,集合了全国各地优秀的廉政数字展馆,包括张家口廉政剪纸数字展馆、全国优秀廉政漫画展馆、新四军廉政建设史实馆等,教育资源十分丰富。使廉政教育资源打破时空限制,实现了海量储存,让不同地区、不同时间的党员干部和普通群众均可共享这一网络教育平台。 
  第三,与网络公司建立长期的技术合作。目前大多数廉政教育基地网站都采用与专业的互联网公司合作的形式,这些专业的互联网公司技术实力雄厚,拥有如网站架构师、视觉界面设计师、工程师等各个方面的专业人才。采用互联网公司合作的方式具有一定的优势:网站开发的周期短,技术先进,节约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资源,完成的效果较为理想。廉政教育基地只需进行资料收集与编辑工作,包括图片资料的收集,音、视频的收集,文字资料的收集等,其他的工作都是由互联网制作公司负责,无需后期投入。在后期维护中,相比传统基地只能通过意见簿收集用户参观体验效果,利用新媒体建立的基地可以及时响应客户反馈、效果统计分析、记录用户的特征和行为等,为后续内容更新、系统升级提供数据基础。[5] 
  四、利用新媒体拓宽廉政教育范围 
  廉政教育的重点对象无疑是各级党政、国企领导干部以及国家工作人员,但是要树立廉洁理念、提倡廉洁精神、营造廉洁的社会风气,廉政教育的普及范围应拓宽至广大青少年和人民群众。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决定着我国未来廉政建设的社会基础是否稳固,加强青少年的廉洁教育,培养他们廉潔修身意识,有助于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荣辱观,培养高尚的道德情操,自觉抵制腐朽没落思想的侵蚀,增强政治免疫力。[6]人民群众是廉政教育最广泛的主体,也是廉政文化建设不断丰富发展的源泉,培养人民群众清正廉洁实质是人性完善的基本要求,通过培养人民群众抵制腐败的精神力量,积极赢得广大群众的支持和参与,才能让腐败分子不敢妄为。但是,从调研情况来看,廉政教育基地却没有足够重视利用新媒体对广大青少年和人民群众进行教育,所以,利用新媒体拓宽廉政教育基地的教育范围也是十分重要的。 
  对于广大青少年而言,他们容易受多元文化和多元价值观的冲击,受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等腐朽思想的影响和受不当利益诱惑,容易迷失方向,产生腐败堕落的现象。[7]数据表明,2016年我国24岁以下网民占34.16%,[1]青少年已成为运用新媒体的主力军。新媒体在加强广大青少年廉政教育工作方面有独特的优势,廉政教育基地应利用新媒体加强青少年廉政教育,让青少年在基地中感受我们党革命斗争的历程,以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革命先烈和全国重大先进典型崇高风范,在潜移默化之间接受廉政教育的熏陶。廉政教育基地可开设“青少年专区”,面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设置不同的新媒体项目,如 “听廉政故事”“唱红色歌谣”等多个互动项目,在触摸屏显示器上体验廉政漫画拼图、廉政成语互猜、重走长征路等。 
  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他们偏好具有教育意义、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可以在廉政教育基地开展如“为廉洁点赞”的主题漫画展览评选,让参观者在电子屏幕上进行翻阅并点赞,最后根据点赞数量进行评选,以寓教于乐的形式展示廉政文化建设成果。还可以在廉政教育基地设置双屏互动展示,即通过手机与其他媒介产生交互并获得新体验。电脑屏幕中预先设置两个故事版本,让观众通过手机遥控电脑画面决定剧情的走向:一个因不遵守员工纪律规章,没有廉洁意识,贪污公款成为阶下囚;一个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踏实诚信走向成功。观众只要翻转、颠倒手机便可以在这两个故事中切换,告知他们其实命运其实就掌握在你手中,引导人民群众遵纪守法,廉洁奉公,让受众不再是被动地接受信息,而是主动地参与其中并产生互动,将原本抽象生硬的纪律规章条款等,转化为焕然一新的互动视频,更能吸引转发和关注。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人民群众中的党员干部家属,也是基地拓展廉政教育范围的关键对象。当前社会上有的领导干部家属生活作风奢侈、违法违规事件频发,严重影响了党和党员干部的形象。基地应将廉政教育引入家庭,用亲情的监督构筑起反腐倡廉的坚固堤坝,通过润物无声的教育启迪,营造廉洁修身、廉洁齐家的家风。如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纪委创新廉政教育方式,将江宁本地优秀传统文化资源特别是历史上的优秀名门家规家训,用3D仿真技术举办“传家训、树家风”传统文化文物展,使群众感受到了传统家训家规以及文物的魅力,受到传统廉政文化教育。同时,还可以在基地微电影观看区中进行案例分类,有选择性地展示因家属大肆操办婚丧喜庆、幕后收钱敛财,利用职务影响大发不义之财导致家庭毁于一旦的案例,微电影结束后,可让观看者前往电子留言区留下参观感悟,敲响振聋发聩的警钟。通过这些形式,提高家属反腐倡廉意识,让家属随时监督提醒党员干部要清白为官、干净用权,营造以廉为荣,以俭立身的良好家风。 
  五、利用新媒体丰富廉政教育活动 
  伴随着新媒体技术而来的互联网,能有效缩短人与物、人与人、人与基地之间的距离。廉政教育重在活动,但当前存在着活动的参与性、积极性、互动性欠佳,受众与廉政教育基地联系不够紧密的问题。相比传统宣教方式,廉政教育基地可以利用新媒体开展更丰富的网络廉政教育活动,建立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基地的新型联系,这样才能有助于让廉政理念深入人心,形成良好的社会风尚,达到更好的教育效果,以之作为树立公正廉洁社会风尚的新途径。

 第一,建立人与物的关联。新媒体的发展,改变了原先人与物之间关联。可以借助新媒体发现、评论、分享廉政教育基地中的展品和案例。比如,網上廉政教育基地可以通过在线调查、在线评选等活动让受众发表对基地藏品的意见和看法,并针对观众的意见积极的改进完善相关活动,还整合基地中的文物开发相关廉政文创产品,举办网上寄送廉政电子明信片、网上分享廉政教育电子读物、网上征花献烈士等活动。同时,廉政教育基地既是被关注者,也是参与者,可以通过大数据了解被关注的焦点和内容,了解受众与展品的距离,从而搭建有效的联接,并组织开展相应的活动,成就网上廉政教育资源与观众间更为亲密的关系。利用新媒体建立人与物之间的关联,可以加强基地的亲和力和时代感,以全新的形式展示基地的内容,覆盖过去单一、传统的廉政教育活动模式,使观众拥有更丰富的参观体验和收获。 
  第二,建立人与人的关联。廉政教育基地要从以“物”为主转变为以“人”为主,将更多的工作重心向“以人为本、为人服务”而转移,应更多地听取大众的声音。通过各种方式来引发交流、引起讨论,有的廉政教育基地通过在线直播、在线调查、在线评选等活动来增强观众间的交流,从而能够更加有针对性地推动基地相关活动和完善服务。如,上海孙中山故居纪念馆设计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项目,充分利用新媒体来开展廉政教育活动。“网上游故居、答题赢门票”“网上晒纪念照”“网上夏令营”“网上留言互动”等一系列特色宣教活动也拉近了网友间的距离,迄今为止,受众超过五千余人次。相比传统宣教方式,让每个人都去分享、去议论、去参与,通过网络举办各类廉政教育活动互动性、参与性、针对性更强,参与者的积极性更高,教育效果也更好。通过各种方式吸引社会大众的眼球,引发人们的讨论,推广和宣传廉政教育基地各类活动,提高基地的社会服务价值。 
  第三,建立人与基地的关联。如在基地网站上举办在线猜廉政灯谜、举办廉政“微考场”进行党风党纪测试,强化加深了党员干部对知识的理解和记忆;基地还可以将廉政绘画作品设计成拼图,让观众参与限时拼图比赛等,弘扬廉政精神和凛然正气;在网站开设基地讲解员讲故事的比赛视频,供大众下载、观看,并进行网上投票评选,提升活动的参与度和互动性;廉政教育活动可将党纪条规、机构职能、廉政名人等内容融入游戏中,集知识性、趣味性、教育性于一体。相比传统宣教方式,新媒体有助于实现廉政教育基地与受众之间更多、更深层次的沟通,观众不仅实时了解网上廉政教育基地各类信息, 还可以参与设计观展路线、点评精品馆藏,共同搭建“人与基地”之间沟通的桥梁,提升基地的亲和力和时代感,增进观众与基地的交流,以一种崭新的形式丰富廉政教育的活动。 
  结语 
  综上所述,新媒体为开展廉政教育带来了新的视域、新的探索和实施空间,作为廉政教育基地的相关工作者,要充分认识新媒体在开展廉政教育中的重要性,利用新媒体升级传播廉政教育信息平台、创新廉政教育形式、共享廉政教育资源、拓宽廉政教育范围、丰富廉政教育活动,充分提升廉政教育基地的效用,进一步增强廉政教育的感染力和说服力,营造崇尚廉洁的社会氛围,走出一条符合时代潮流、符合大众需求、符合教育意义的道路。 
  参考文献: 
  [1]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北京: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2017. 
  [2]黑龙江省妇联.关于推动“网上妇联”建设的调查与思考[J].中国妇运,2015,(9). 
  [3]张昊.浅谈纪念馆爱国主义教育与网络新媒体之间的融合与运用[J].中国纪念馆研究,2013,(11). 
  [4]邢照华.试析档案馆展览中的互动性[J].兰台世界,2013,(11). 
  [5]陈如庆. 预防职务犯罪网络警示教育基地研究与应用[J]. 法制与社会,2014,(28). 
  [6]吴继金,贾向红. 廉政漫画在高校廉政文化建设中的作用[J]. 湘潮(下半月),2015,(8). 
  [7]贾向红,吴继金. 廉政漫画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J]. 湖北美术学院学报,2016,(1). 


  

本文出自:http://www.starlunwen.net/xinxijishu/186010.html

本文TAGS:

上一篇基于MapInfo的分布式预测图形仿真系统设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