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 论文写作 > 艺术论文写作 > >>查看论文

人生就是悲喜剧的纠葛

分享到: 本站编辑:admin 日期: 2017-12-14 09:56 点击:

  

【摘 要】三条故事线索,两部话剧,一个舞台,这是《暗恋桃花源》呈现给笔者的景象。《暗恋》和《桃花源》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故事,同时在一个舞台上发生,却又能意外对上台词,这种意外的巧合,表现出人生世相,导演赖声川用他独特的方式表演了一幕幕的故事。舞台上悲与喜的交织,不就是人生悲喜剧的纠葛吗?存在于整个话剧之中的艺术性,以及其中的艺术之美,至今仍然值得世人学习和探究。 
  【关键词】矛盾冲突;人物形象;独特视角;时代特征 
  中图分类号:J8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7)22-0017-02 
  两个毫不相干的剧组,因为一个舞台,神奇碰撞在了一起。《暗恋》是讲述情深意重、世事无常、多年之后再度重逢的悲剧;《桃花源》是展现现实不满、误闯桃源、却难忘旧情不得再入桃源的喜剧。一个舞台上,呈现了古今悲喜轮番上演的空前奇景,于是有了《暗恋桃花源》。戏中戏的结构,为观众呈现了一出充满意外和惊喜的话剧,其中的欢笑、泪水都是这部剧带给观众的感动和惊喜。 
  舞台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它在展现艺术魅力的同时,也展现了当时的社会。《暗恋》和《桃花源》两个剧组在一个舞台上排练,乍一看有些荒诞,但在荒诞的背后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局限的舞台之上,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两部话剧在不经意间巧妙融为了一体。当时国内战乱,矛盾不断,百姓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暗恋桃花源》的出现,无疑给了当时的观众一个情感宣泄的舞台,这种情感和《暗恋桃花源》所展现的情感不谋而合,自然而然引起了观众的共鸣。与其说是舞台上的演员在演绎情感,不如说是舞台下的观众在感同身受。导演赖声川将当时社会的大乱,巧妙浓缩成舞台上的小乱,却丝毫没有减少其中情感的表达与宣泄,以一种极为流畅和自然的方式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这一切。 
  一、多重的矛盾冲突设置推动情节发展 
  “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戏剧冲突是戏剧的灵魂。”一般来说,戏剧冲突是戏剧的基础,为推动情节发展起到关键作用,同时也是社会生活矛盾在戏剧中的集中体现。[1](P11)戏剧冲突必须是构成剧情进展的一个部分和戏剧情节的推动力,离开了剧情、脱离开人物,就不能称其为戏剧冲突,所谓戏剧冲突实质上是戏剧中各种关系的冲突。首先是《暗恋》剧组,云之凡和江滨柳两人年轻时情投意合,因战争的纷扰被迫分离。江滨柳病重之际,登报寻找往昔恋人,但双方已经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江滨柳此举看似情深意重,其实是充满矛盾的,他找云之凡就是对自己家庭不负责的表现。最终找到云之凡,算是对二人的一个交代,对往昔感情的一个交代。但早已物是人非,再次相见的两人因为现实的限制并不能有太多的发展,二人虽然了却心愿却无可奈何,相爱不能相守,这何不是两人之间最大的矛盾呢?正是因为这些矛盾的存在,才让《暗恋》的故事很充实,两个主人公的设置都非常丰满,把两人面对现实的无能为力表现得形象生动。[2](P135) 
  《桃花源》中也是矛盾满满,首先是老陶和春花之间的矛盾。春花嫌弃老陶,夫妻生活中的小摩擦都被放大成大矛盾。正是因为二人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才会有后面袁老板的插足。老陶選择出逃,误入桃花源的他,过了一段人间仙境的日子,但是仍然无法忘怀自己曾经的妻子春花,他在潜意识里还是爱着她,他此时就是一个矛盾体,一方面想留下;另一方面又思念着春花,这种不断加深的矛盾让他做出了自认为两全其美的选择,即选择回去,妄想带着春花一起回来。此时的春花和袁老板已经在一起了,虽然二人的生活也并不幸福美满,但是没有可以再扭转的格局了,这种面对现实的无能为力就是他们个人的矛盾。 
  总体来看《暗恋》和《桃花源》,两个剧组在一个舞台上排练,本事就存在一种矛盾冲突。正是两个剧组因为时间场地的冲突,才会有一起用舞台排练的无奈之举,才会呈现出这样一幕新式的话剧。两部剧,一悲一喜,这就是全剧最大的矛盾,两个故事轮番交替,悲喜不断冲突,使得整部剧充满了悲伤和欢笑。毫无关联的两个故事,台词却能神奇对接上,在悲中可能瞬间就被笑料打断。这样独特的悲喜剧的形式,看似是舞台上两个剧组冲突造成的混乱,其实是映射现实中的社会矛盾不断,冲突满满,百姓的生活动荡混乱,导演以这样的手法,把现实的矛盾浓缩在这样一个舞台之上。 
  二、人物形象的塑造更加丰富了故事结构 
  整部话剧人物众多,每个人物形象都有其鲜明的特点,正是这种细腻特征、鲜明的人物塑造,才让整个故事脉络更加清晰,故事的完整性更强。《暗恋》中的云之凡和江滨柳,导演把他们塑造成一对苦命的情侣,他们在小小的台北不曾相遇,却在上海被命运安排在一起,他们的内心一定百感交集。相恋却不能相见,这样的煎熬对于两个始终相爱的人来说是无比痛苦的,正是这种发自人物内心深处的演绎,让整个故事充满悲情色彩,让观众深入其中,并引起共鸣,为之感动。 
  《暗恋》中的小护士,也是个性鲜明的人。她和江滨柳不是一代人,对于爱情也有着不同的阐释,这种差异是年代的原因,让人物有了不一样的鲜明个性。正是通过护士和主人公对于爱情的不同追求,生动表现出两代人之间观念的差异。小护士不理解上一代人的爱情,她对待爱情的洒脱态度,在性格上也和主人公形成鲜明对比,使得剧中的人物形象更加富有时代感和立体感,更加生动形象。 
  《桃花源》中,笔者认为人物形象最丰富最有特点的是男主人公——老陶。他是整个故事的关键,就像之前笔者分析过,他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如果老陶的形象不够丰满,这个人物撑不起整场剧;如果让老陶表现得过于矛盾,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导演把这个人物塑造得刚刚好,才会让观众觉得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他所有的矛盾都是真实的。所以,笔者在观看的时候,作为一个旁观者也能体会到老陶的无奈和可悲,让笔者真切感觉到这个人物是真实存在的。 
  在整部剧中有一个特殊的人物——白衣女子,她是存在于两个话剧之间的人物,她的出现贯穿两部剧,连接起整部剧。她共有7次出现在舞台上的机会,作为转场的出现,她在这部剧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让两部剧的衔接显得不那么生硬,更加自然流畅,让每一段情节的发展都显得理所应当,使得整个故事结构也更加完整。导演塑造这个人物的目的,就是在两部剧之间形成一个良好自然的过渡。

 三、独特的视角造就独特的戏剧效果 
  一个舞台上,同时演绎两部话剧,喜与悲,古与今,幻想与现实,可以说是毫不相关的两部话剧,这在《暗恋桃花源》之前是无法想象的,但是赖声川导演把这看似不可能,搬到了舞台之上。这种独特的演绎方式,无论是从表演的视角出发,还是从观影角度看,都是一次另类的大胆的尝试。 
  悲与喜的穿插交替,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舞台效果。[3](P201)程式深深渗透在国剧表演之中,是中国戏剧的灵魂。的确,一般的话剧都有固定的套路模式,创作者在之前的程式之上进行创作发挥。但是赖声川完全打破了这个程式,他把两部剧穿插在一个舞台上,大喜大悲交替上演,看似混乱,实则乱中有序。戏中戏的演绎方式,可以说是大胆的尝试,正是因为这种悲喜的碰撞,反而产生了出乎意料的效果,受到了一致好评。运用电影中的剪辑手法,这种方式更像是平行蒙太奇,明明是两个不同时代、不同人物、不同情节的故事,却在同一个舞台上发生了,但是各自的线索又清晰明了,偶尔的碰撞也刚刚好。 
  这样独特的视角,打破了格局,也创造了奇迹。这种碰撞的存在当然和台词的设置息息相关。归根结底,这种奇妙效果的产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想法的演变,更是导演在演员、劇情节奏以及台词上所付出的心血。笔者个人更偏重于台词,台词是关键,台词在塑造人物形象的同时,巧妙衔接起两部剧,形成了独特的视角,进而有了这种独特的戏剧效果。 
  四、通过个体映射时代特征 
  每个故事的发生都会受到时代环境的影响。《暗恋》中云之凡和江滨柳的悲剧就是时代造成的,《桃花源》中的老陶也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无奈。两部剧看似混乱地在舞台上演,其实就是映射现实时代的混乱,以一个小小的舞台展现整个社会的乱象。《暗恋桃花源》之所以受到热捧,也是因为它很好地反映了社会,真实地表达出百姓的心声,引起大众的共鸣。
  时代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将每一个人玩弄于手中,他们越是挣扎越是痛苦,他们是时代的产物,他们改变不了自己的形态和命运,是的,他们反抗了,云之凡和江滨柳的反抗仍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和现实的阻碍,他们更加痛苦;老陶也反抗了,他逃离桃花源妄想带着春花一起来,结果,春花不认他,他也找不到回桃花源的路,只能漂泊流浪。 
  他们只能任由时代来掌控,舞台上演绎的是几个群体的故事,但经过艺术手法的加工和演绎,讲述出了整个时代的悲哀,把那个时代的黑暗和无奈以更加艺术的手法呈现给了观众。导演将几种人物不同的命运融于一个剧本中,安排在一个舞台上,看似没有关系的两个故事也有了共通之处。演绎的虽然是不同年代的故事,但深入其中,探究的都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它们之间形成鲜明的对比,但又有相似之处,独特的表达,完全表达出观众的心声,引起共鸣。 
  《暗恋》是悲,悲得令人心碎;《桃花源》是喜,喜得让人无可奈何。当悲情意切撞上黑色幽默,就是舞台上的《暗恋桃花源》。爱恋、无奈、悲情、纠葛是这部剧呈现给观众的,相信每一位观众都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暗恋桃花源》如今依旧展现出它的艺术光芒,可能笔者不能设身处地带着上一辈人的情怀来观赏这部作品,但是,笔者感受到了舞台上的真情实感,这就是经过时间的考验,久盛不衰的经典吧。无论何时何地,《暗恋桃花源》的光芒永远不会衰退。 
  参考文献: 
  [1]贾志刚.戏剧理论与批评[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 
  [2]杨英法.矛盾的处理、解决方式问题研究[M].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03. 
  [3]傅谨.中国戏剧艺术论[M].山西:山西教育出版社,2000.

  
  

本文出自:http://www.starlunwen.net/yslwfd/185965.html

本文TAGS:

上一篇人文情怀 乐评精髓 下一篇浅谈宜兴紫砂泥料的特点